行业新闻

当前位置:摩杰平台注册 > 摩杰娱乐新闻 > 行业新闻 >

段奕宏对陈冲起花痴心 廖凡被虐挺过瘾|段奕宏

作者:佚名 发布时间:2019-02-21 05:18
陈冲与段奕宏饰演姐弟
段奕宏对选戏坚持自己的标准 摄影 张伟樾
段奕宏向章婷婷“表白”弥补剧中遗憾 摄影 张伟樾
廖凡谈笑风生 摄影 张伟樾

  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

  历史年代大剧《海上孟府》将于6月11日19:30登陆广东卫视。该剧前晚在羊城创意产业园中央车站举行首播发布会,导演张挺携片中主演齐齐亮相,向到场粉丝透露了这部巨制创作的幕后故事。

  《海上孟府》之所以引发瞩目,很大程度上是因其实力鼎盛的明星阵容——亚洲电影节影帝段奕宏、柏林电影节影帝廖凡、金马奖影后陈冲、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曾江……用片中年轻的女主角章婷婷的话来说:“这个剧组很神奇,集结了很多对演戏非常认真的人。拍一部《海上孟府》,我的收获超过拍三部其他作品!”

  专访段奕宏:

  演员不能只给观众提供一种“吃法”

  段奕宏在《海上孟府》中扮演山东孟子后人——孟家三少孟文禄。他是晚清第一批公派留学生,内心同时具备中国传统思想和实业救国的西方理念。但面对黑帮的觊觎、日本的压迫,他最终选择了用残酷的方式实现理想,不惜倾家荡产,众叛亲离……这样一个满怀矛盾的文人兼家族领导者的形象,跟段奕宏过去的硬汉定位相差可不小。

  A

  “不敢问导演为什么选我,怕问了就没机会了”

  记者:为什么你会接下这么一个跟过去戏路完全不同的角色?

  段奕宏:对孟文禄这个角色,我很难想象,一个人的命运和性格会发生如此巨变,身上会有那么多矛盾的东西,惨烈、悲壮、甜蜜、浪漫……当我研究了很多历史资料,才发现,原来当时的人真是这样的。只不过我们现在身处和平幸福的环境,才没有碰到这样的人。他这种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的志向深深感动了我。

  记者:要改变自己一贯的形象,难度大吗?

  段奕宏:这个角色确实让我费了很大力气,因为我要改变自己的气质,过去演军人和硬汉比较多,这次要接近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文人的内心。

  记者:有没有问过导演为什么会选你?

  段奕宏:没有问,我怕问了就没机会了,哈哈哈!我喜欢先拿下角色,然后找机会跟导演撒娇:你为什么选我呀?让他表扬我,让我建立点自信。哈哈,开玩笑的。我和导演张挺都毕业于中戏,还是同一级的,但是私下没太多交集。后来发现,他其实跟我挺像,都不是八面玲珑的那种人。他过去的作品我都了解,确实是很棒的一个编剧,但作为导演他是新手,说实话这一点我确实有点担心。当然,担心到后期就完全消失了。

  记者:有人说,《海上孟府》就是“中国版《教父》”?

  段奕宏:从故事和结构来说,是有点像《教父》。但《海上孟府》有更大的情怀,这个家族兼容黑白,但深埋底下的是实业救国的梦想。

  B

  “陈冲那么漂亮知性霸气,我都起了花痴心”

  记者:这部戏的演员都非常优秀,这是你接戏的一大原因吧?

  段奕宏:确实。陈冲、廖凡、曾江……这些演员真的太棒了,每个人都让我非常期待。

  记者:陈冲演你的二姐,但很多宣传都说你们是“姐弟恋”……

  段奕宏:这是宣传吧……如果说“恋”,我们俩本是同根生,当然有爱了。而且我得说,第一场对戏时,我真的对她起了花痴心,她真的太漂亮、知性、霸气!那场戏是我们俩一起吃早餐,之后我搂着她的脖子说:“谢谢姐姐给我做早餐。”还亲了她一下。当时我的表演完全是即兴的,但是陈冲老师接得特别好!好演员就是这样,你甩过去,她就能接住。

  记者:廖凡也是个戏痴,你们俩演对手戏的感觉怎么样?

  段奕宏:我们俩是一个单位的,国家话剧院,但过去演对手戏的机会不多,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对手戏。刚开始我还跟张挺开玩笑:你叫廖凡演我的外甥,年龄也太大了吧!但其实他能来我特别高兴。

  记者:曾江老师呢?他81岁了,状态怎么样?

  段奕宏:他也非常棒。曾江老师有一次还偷偷跟导演说:这些孩子太厉害,我不能拖后腿。你知道,这就是对职业的敬畏心。

  记者:在每个人都铆足劲飙戏的剧组里,感觉是怎样的?

  段奕宏:这么说吧,有一次朋友来探班,看到我们正在拍的一场戏,他直接吓呆了。因为我们拍戏就跟演话剧一样,三页纸的台词一遍过,然后再分开拍近景,第一遍中间不带任何停顿。要是有一个人没准备好,或者台词没背熟,都不可能这么做。在这样的剧组,真的太过瘾了!

  C

  “把心思都用在争取机会上,其实是本末倒置”

  记者:你这些年拍戏挺挑本子的,从来不接婆妈剧或者真人秀?

  段奕宏:确实,也有人说我太任性。现在婆妈剧和真人秀热销,我觉得无可厚非,任何现象都有它存在的价值,但我一定要选择自己认为有价值的本子。我觉得《海上孟府》里的人和人、人和国家、人和命运、人和自己的关系……才是真正的接地气。大众审美是需要一点点培养的,演员的责任就是——不能只给观众提供一种“吃法”。

  记者:真人秀可能会让你更快地体现商业价值……

  段奕宏:我不是反对用真人秀来积攒人气,但是我觉得不能忘记最根本的一点——你有没有能力抓住机会、塑造能留得住的角色?很多人是本末倒置,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争取机会上,都怕赶不上这趟车,其实这是不自信的表现——着什么急啊?!

  记者:这是你对行内新人的忠告?

  段奕宏:确实。我更看中一个人做事的态度,哪怕你是一个白丁,如果态度好,我会帮你。我走到今天,也有很多表演大师提携过我,因为他们看到这个孩子的上进心。如果你自己都不把演戏当回事,就想混日子,我还会浪费时间来教你吗?真的,人不怕没机会,就怕你自己不给自己机会。

  记者:当年一起合作的王宝强都当导演了,你想过当导演吗?

  段奕宏:我看好宝强,他那种本真的天赋和不加修饰的喜剧表演,绝对有市场。但是我自己没想过当导演,可能有点保守吧。我得先把表演弄透了再说,别步子迈太大,回头掉坑里……

  D

  “老百姓就是图热闹,我们别太把自己当回事”

  记者:你一直都是这个态度?有过为了钱而接戏的时候吗?

  段奕宏:我有!刚毕业时,生活很贫困,但内心非常孤傲。90块钱一场的话剧,我半年半年地演。开始我还挺孤芳自赏的,但后来,揭不开锅,交不起电话费,80平方米的房子交了9万6的首付,就没法再交月供……怎么办?只有接电视剧了。但我心里很清楚,不管为了什么,作品最后怎样还是看态度。我为钱接了戏,但我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可能是变本加厉的。

  记者:现在还会这样吗?

  段奕宏:现在我平均每年就接一部半的戏吧。我爱这个事业,但有时候我也有些怕演戏,怕自己一旦接了一个角色就像神经病一样投入,把其他事都推掉,每天回到家起码做两个半小时的功课,每次拍完一部戏都会内分泌失调、脖子长满疙瘩……有时候我不光在做演员,还在做编剧,因为有的戏台词就像车轱辘话,翻来覆去的说。不是我要抢编剧的工作,我真是不得不花那份心思。所以别人眼里的热爱,但我看来是很累的一件事情。

  记者:你只关注表演,会关心自己的新闻吗?

  段奕宏:我看手机只看新闻类、军事类、科技类,刻意不点娱乐新闻。其实老百姓看明星,就是图个热闹,真没把你当回事,吃个饭就把你聊完了。是我们自己太在意自己了。

  记者:像你这样的演员好像不多了……

  段奕宏:我不觉得自己是异类,像我这样的演员其实很多,只是公众不关注。

  专访

  廖凡:被虐其实挺过瘾!

  在拍《海上孟府》时,廖凡还不是柏林影帝,但他“戏痴”的名声也已经很响了。跟段奕宏一样,廖凡也曾经历过为艺术而高傲的阶段,如今心态变得平和,但对演戏的执著却没变。在《海上孟府》里他出演“榔头”一角,这个角色几乎经历了所有最悲惨的遭遇,但他却说:“被虐还挺过瘾的。”

  记者:当了影帝之后,接戏会多吗?

  廖凡:跟以前一样,不会特别密集。我这人接戏还是看喜好,能打动我的本子不是特别多。现在也就是一年一部吧,像《海上孟府》和《北平无战事》这样的电视剧,我都挺喜欢。

  记者:在当影帝之前,也经历过低潮期?

  廖凡:我觉得不算低潮期吧。一直有戏拍,还叫什么低潮?没戏拍才叫低潮呢!

  记者:你跟段奕宏谁更像“戏痴”?

  廖凡:他比我更痴一点儿,哈哈哈,我还没他那么痴。不过这次我们俩的角色都挺有发挥空间的,我这个角色就是那种体面的家族里最不体面的人,充满了对家族的仇恨,一直在窥伺段奕宏的位置。这个角色内心和外表两极化,这种矛盾非常有意思。我们俩的对手戏不算非常多,但每次都很过瘾,都会碰撞出一些出其不意的东西。

  记者:听说你在戏里不但被“活埋”,还被敲了脑袋?

  廖凡:真的特别悲催,什么悲催事都被我遇上了!但这个角色生命力太旺盛,每次被虐到极限还就是不死!那场我被敲脑袋的戏,群众演员没一个敢真下手,导演就把我的助手找来了,敲了我一脑门的包。我还得满身沾“血”,在泥潭里打滚……受虐狂啊!

  记者:你跟段奕宏一样,都没参加过真人秀?

  廖凡:其实有节目找过我,我努力地想了想,还是拒绝了。我觉得真人秀就应该普通人去演,观众的期待和可看性都会更大一些。

  记者:当了影帝之后,再来看当初拍《海上孟府》的经历,有什么感受?

  廖凡:我觉得这样的阵容以后很难再遇到了。现在很多电视剧的制作费都在收紧,要凑齐这样的阵容拍戏比以前更难。

  现场

  章婷婷当众逼段奕宏“表白”

  在这样一部充满家仇国恨的传奇年代剧中,爱情当然只能“靠边站”。因此,扮演段奕宏恋人的章婷婷,虽然在剧中经历了各种生死,甚至救了段奕宏三次,都没能换来对方一句“我爱你”。“耿耿于怀”的章婷婷最终在首播发布会上来了次“当众逼表白”:“你能不能说一次‘我爱你’?”段奕宏脸红了,但最后还是应了她的要求,两人当众加演了一段戏份,让剧中的那对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  据章婷婷爆料,两人当初没认识多久,就被导演要求演吻戏。“当时我还跟段老师不熟悉,觉得他特别严肃认真,在剧组从不开玩笑,心里还有些怕他。”这是章婷婷的荧屏初吻,开拍时,段奕宏一靠近,她就死死闭上了眼睛,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。结果被导演张挺喊停:“拜托,你一点都不爱这个男人!”最后,一场吻戏连着拍了好几次。

  章婷婷说:“段老师戏特别好,但那场吻戏受我的影响,他也有些小紧张。”没想到段奕宏一听就“不乐意”了:“还叫我老师,搞半天你到这剧组是学习来了,不是跟我谈恋爱啊!”两人在台上说笑半天,最后以一段当面表白戏,弥补了剧中的遗憾。

  “这种感情太辛苦了!”章婷婷感叹,“剧中我救了他三次,最后一次我中弹快死了,他才发现自己喜欢我。他进了监狱,还是我主动跑去跟他说‘我要嫁给你’,婚礼连个仪式都没有。”章婷婷笑说,现实生活中她绝对不找这样的男人,“我要找廖凡老师那样的,酷一点,坏一点,还有点幽默感”。她还说,如果喜欢就要直接说出来,不玩“默默守候”那一套,“人活着不容易,如果有想做的事情那就尽力去做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