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新闻

当前位置:摩杰平台注册 > 摩杰娱乐新闻 > 行业新闻 >

投资者借高利贷炒艺术品股赔144万起诉文交所

作者:佚名 发布时间:2019-02-18 02:30

  今年年初,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将特定的艺术品证券化,供投资者炒“艺术品股”。

  至今很多投资者赔了本,一位“股民”连积蓄带高利贷一共赔了144万元。有维权组织者称,京津沪鲁四地是“重灾区”,“股民”平均投资在二三十万元。

  其中4名“股民”指责天津文交所存在种种瑕疵,起诉索赔。据了解,天津文交所的大股东是两家民营房地产公司,80%的股份被疑控制于一人之手。

  尝鲜

  投资诱惑 副食品批发商炒“艺术股”

  40岁的王强(化名)是山东泰安人,做了十多年的副食品批发生意,年收入10多万元。

  2011年3月初,王强在网上看到一则关于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的帖子。很多网民议论,投资天津文交所的“艺术品股”,没准能赚大钱。

  “艺术品股”极像股票投资:天津文交所相当于股市上的上交所和深交所,艺术品的持有者把艺术品送到天津文交所“上市”,每个艺术品相当于一个“上市公司”;艺术品先被估价,然后按每份1元的价格分割成若干份,投资者可以像炒股一样炒这些份额。

  天津文交所不提供现场交易大厅,交易在网上电子交易平台进行。

  王强之前炒过股,虽然没赚钱但也没赔。王强承认自己文化不高,不懂得啥叫“艺术”,但他觉得,现在艺术品市场火得很,很多作品都能卖到天价,“炒艺术品股”应该不会错。

  3月4日,他投资8万余元购买了上市国画《黄河咆哮》和《燕塞秋》的份额。

  借高利贷 百万买入“天然粉钻”

  王强很快感受到炒“艺术品股”的疯狂。王强说,13天里,《黄河咆哮》和《燕塞秋》以平均每天15%的速度飞涨,他本金翻了近3倍,净赚23万。

  “比炒股来钱快,而且没见有啥风险!”王强觉得自己走了财运,决定“做长线”。

  3月14日,珠宝玉器类的“天然粉钻”上市。10天后,“天然粉钻”像坐火箭一样,市值从2400万元飙升至1.17亿元。

  数字的变幻让王强头脑发热。尽管随后《黄河咆哮》和《燕塞秋》被文交所宣布临时停牌,非上市首日艺术品日价格涨跌幅比例也从15%调低到10%,还临时增加了月涨跌幅最高20%的限制,但这些都没有让王强产生不好的预感。

  3月24日《黄河咆哮》和《燕塞秋》复牌,王强卖掉全部“国画股”,再加上追加资金一共180万余元,全部买入“天然粉钻”。这些资金中,有100万元是王强借来的高利贷。

  突变

  倾家荡产 一个来月赔144万

  3月14日至3月27日,文交所开户系统一直处于“维护状态”。3月27日文交所再发通知,宣布“次日起推迟开户业务,恢复时间另行通知”。投资者称,系统维护期间开户暂停,直到7月1日才恢复。

  王强不能理解调整的原因,但他觉得突然调整肯定不是好事。他想“逃”,但已被套。五一假期前,本钱已经蒸发了144万。他持有的“股票”一路下跌,已从3月每份额十七八元的最高峰值跌至近1元的发行价。

  王强说,这半年多,妻子从早哭到晚,不停地和他吵闹。连上初中的孩子也神色忧郁,学习成绩直线下降。生意也没心思做了,但每月三四万元高利贷的利息还得还,几近倾家荡产。

  “我想死在天津文交所门前。”王强有气无力地说。

  投资失败 京津沪鲁是“重灾区”

  走投无路时,王强认识了黄立(化名)。黄立开了一个叫“全国文交所资讯”的QQ群,帮“王强们”维权。

  28岁的黄立是福建人,在当地一家文交所负责产品发行上市,但交易性质和天津文交所不一样。黄立有多年的期货、股票投资经验,今年年初在天津文交所“炒股”时发现端倪,毅然退出。“被炒艺术品的价格完全脱离价值,像《黄河咆哮》和《燕塞秋》,作者的画在拍卖市场远不值这个价。而且文交所不断修改交易规则,市场已经近于失控。”黄立说。

  尽管自己躲过一劫,但身边的惨剧让他生出打抱不平之心。黄立有个朋友在证券业任职,是个“曾用3万资金炒出30万收益”的炒股高手。因轻信“艺术品股”的前景,他把北京、上海的两处房子抵押了300万元,又借了200万元高利贷“入市”,结果亏得就剩50万元。

  “天津文交所的运营早已偏离艺术品的本质,它应该为亏损者承担责任。”黄立希望维权行为能促使文交所“立规矩”。

  黄立告诉记者,向他求助的近40人来自全国各地,其中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山东是“重灾区”。这些人多半文化程度较高、收入也较高,有证券投资经历,但都对艺术品一知半解。

  “他们的平均投入在二三十万元,今年4月以后进去的,基本都没挣到过钱。”黄立说。

  起诉

  四位“股民” 打起索赔官司

  王强通过黄立认识了北京邦道律师事务所主任武绍智。

  武绍智说,他接受部分“股民”委托后,曾就赔偿事宜与天津文交所协商过,但没结果。

  12月2日,武绍智将包括王强在内的4位“股民”起诉天津文交所的诉状递交到天津市和平区法院,索赔数额分别为144万元、9万余元、7万余元和3万余元。

  “后3个看似索赔额不高,但实际损失并不低。比如索赔3万余元的当事人,实际损失将近40万元。他只索赔3万余元,是因为诉讼费按标的收,他实在交不起更多的钱了。”武绍智说。

  武绍智表示,此次诉讼是国内首批起诉文交所的案件。还有40多名郑州文交所的投资亏损者找他维权。是否起诉,他将根据天津文交所的诉讼进展而定。

  ●名词解读:文交所

  2009年6月,第一家文交所诞生于上海。上海文交所提供文化产权交易以及文化产品权益的融资交易等,未将艺术品证券化,第一个吃螃蟹者正是天津文交所。

  天津文交所2011年1月26日“开市”后,国内各地纷纷效仿。

  据统计,国内目前有60家文交所,产品总发行额17.8145亿元。天津文交所发行额最高,之后依次是成都、郑州等地。其中郑州文交所也存在着类似天津文交所的各种问题。

  2011年11月11日,国务院发出《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》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天津文交所等一批文交所前途未卜。

  文/记者 付中 闫新红 实习生 王晓飞